《文心雕龙》卷32熔裁诗解2删字意留辞殊义显芟繁剪秽不离辞情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10日

       《文心雕龙》第32卷 剪诗释义2 删词留有特殊意义的词, 表现复杂污秽不可分割的词诗:三标准定, 下词论。 如果你不能减少它, 你就知道它的秘密。 基本词的本质在风格上非常简略; 心里的句子很复杂。 , 为保持一致, 一章可删为两句。 想得好的人, 善于应用陈; 善于验证的人, 也善于删除简单。 词很特别, 很明显。 词缺乏意义, 短而无核; 言辞沉重, 矫揉造作, 并不淫秽。
        可以说, 当你练习熔炼和切割时, 你就能理解其中的复杂性。 就石恒而言, 陆基优秀, 后缀特别复杂; 陆云思自卑, 雅善清省。 首领, 功力仍难成倍, 局面笨拙? 文福想; 不切榛子, 声音充满音乐; 学识不好, 心情又苦又复杂。 百结成体, 共同出资捍卫, 各种利益知文, 永不离情。 爱情不复杂, 言语不过度,

切不可为夫。 如何做呢? 喻负担。 全文 2 因此, 三个标准都成立了, 接下来讨论的话。 有句可剪, 可见其疏; 话不能剪, 但秘密是知道的。 精髓, 极简风格; 游走的句子, 极其复杂的文体。 它被称为复杂和缩写, 视情况而定。 推而广之, 将两句合为一章, 将一章剪成两句, 使其保持一致。 想扶的善于申请, 有才的善于删。 善于删词者去而守其意, 善于用词者特, 其意明显。 如果这个词被删掉了, 意思就没有了, 那就是短而不是核; 如果措辞很重, 那就是淫秽而不是屈从。 过去, 谢哀、王济、羲和文士、张军认为“艾番不能删, 一点点也无益”。 如果有两个儿子, 可以说他练过熔炼, 知道其中的复杂性。 就石恒而言是优秀的, 只是后缀很复杂; 石龙心想事成, 雅爱庆州。 说起云芝的机器, 我就非常讨厌, 说“新鲜出炉, 别把它当成病”, 是重友的好朋友。 富美锦衣, 短小修身适中, 虽戏其才, 非龙头, 聪明难乘, 有什么关系? 而《文赋》则认为“榛树不宜砍, 声满乐”, 其学问并非不可理解, 但情却是苦涩而复杂的。
        夫君百节合体, 共同资助荣威, 以各种兴趣学习写字。 如果爱情圆而不繁, 辞而不失, 夫不恃, 何必做? 赞曰:各章横置, 左右相望。 字如江河, 溢流泛滥。 权衡盈亏, 考虑强度。 杀戮除垢, 松懈。 因此, 三个标准成立, 第二个讨论是单词1。有句子可以切, 可见其稀疏性; 话不能剪, 但秘密是知道的。 精要要领, 极简风格2; 流浪心 3, 极其繁复的文体 4.所谓繁简, 依喜好 5.引申两句合为一章 6; 如果使用连贯的7, 则将一章删除为两句话。 关心支持者善于应用8, 善于审查者善于删除9; 善于删词留意者10, 善于用词表达意者11。 一旦确定了三个标准, 就该考虑这些词了。 如果有可以删除的句子,

可见考虑的不够细致; 如果没有可以保存的文字, 则认为它写得很好。 论据简洁, 语言简洁, 是一种非常简洁的文体; 情感奔放, 语言奢侈, 是一种非常复杂的风格。 复杂或精致, 完全取决于作者的性格爱好。 稍微弹一下, 两句就可以变成一段; 如果更简洁的话, 那么一个段落也可以压缩成两个句子。 思想丰富的人, 善于布局; 而有扎实想法的人则擅长精简。 善于简化的人, 即使删了字, 也能保留意思; 一个善于编排很多话, 但意思还是很清楚的人。 词少, 意思不全, 是人才不足, 思想不够扎实; 如果单词重复, 单词重复,

写作是复杂的而不是丰富的写作。 1讨论:考察, 有推敲和考虑的意思。 2、简而言之:即《物性》中所说的“八身”中的“八身”为一。 身材。 3、有心判断:虽然这四个字是从《庄子·平行拇指》中借来的, “游移句在同异之间”, 但从刘勰的语境来看, 这并不是贬义。 你:应该是指作者的奔放、奔放的思想。 窜:应指奢靡之词。 4. 复杂性:即“物性”一章“八体”中的“复杂性”。 “田”数不胜数。 5分:这一点。 这是指作者的性格。 6 应用:布局。 7约:简洁。
        8 撑(shàn good):丰富。 9检查:检查。 这里就是脚踏实地, 经得起检验的意思。 10删除:删除。 11词述:指词句的丰富多样。 12 阙(quē 缺乏):同“缺乏”。 13 缺:指人才不足。 14 污秽:指杂乱无章的文字。 4谢爱, 王记1, 西河抄写员2; 张军思想3:艾凡不能删, 简写不能有好处 4.如果有两个儿子, 可以说他练过熔断, 对复杂度也学了一点。 就石恒而言, 6位优秀, 后缀特别复杂, 7位; 石龙寺劣于8, 而雅则擅长清省和9。说起云之的机子, 我讨厌10多; 又说“新鲜与11有关, 我觉得不是病”。 金福美的衣服是13, 矮小的程度是14。虽然和15一起玩, 但也不是领头羊。 精巧难复, 你在乎笨16吗? 而《文赋》则认为“榛子树不伐”17、“永银足歌”18; 夫百祭成人体21, 共同拥有荣威22; 万曲慧文 23、形影不离 24、如果爱情不复杂25, 辞职也不过分26, 如果不是老公, 又何必做? 金代的谢哀和王济都是西河地区的文人。 当时的张军认为, 谢爱的话虽然丰富, 但不能省略, 王霁的话虽然简短, 但也不能补充。 像这两个人, 可以说是精通融意判断的方法, 懂得化繁为简。 至于陆机,

他的天赋虽然优秀, 但写的太复杂了。 卢允文的文笔虽然差, 但平日里他喜欢简单干净的文字。 陆云谈起陆机时, 虽然经常责备陆机太文艺, 但他说陆机总是有新鲜的句子, 所以没问题; 其实, 只是重视兄弟间的友情而已。 就像用漂亮的锦缎做衣服, 长度是固定的; 即使你欣赏锦领子和袖子上的图案不能重叠。 善于写作的人, 要妥善处理众多的文人, 何况是不善写作的人呢? 陆基的《文赋》认为,

只要有美鸟居住, 就不需要砍伐恶木; 如果必须的话, 你也可以在一首歌中加入一些平庸的音节。 不是他没有知识, 只是很难放弃爱情。 全身数百个关节, 全靠气血畅通; 写一篇千篇一律的文章, 离不开文字和内容的配合。 如果你想让文章内容完整而不过于复杂, 用词多样化而不是滥用, 不注意并列怎么办? 1 谢爱:东晋凉州牧张崇华的部下。 王吉:不详。 2西江:今山西中部地区。 3君:同为“君”, 张君:张崇华的父亲, 东晋初期任凉州牧。 张俊宇的原文是不存在的。 4个好处:增加。 5 练习:熟悉。 肖:明白, 明白。 6 石衡:西晋文学家陆机字。 才艺:《晋鲁记传》:“机才俊秀, 辞藻雄伟。” 7 后缀:指写作。 后缀:链接。 游帆:尤其是范武。 《史说新语·文学》:“孙兴功曰:‘潘(越)文浅而纯, 陆(冀)文深而垃圾。’” 8世龙:作家陆云的话 西晋时期。 陆云是陆机的弟弟。 想不好:这跟陆机比。 《晋书·陆寄传》云:陆云“六岁能写, 清廉正直, 才华横溢, 名气不如其兄稷。 文笔不如纪, 但他坚持, 人称‘二路’”。 9雅:经常。 清省:文字简洁明快。 在陆云的《平原兄书》中, 他多次提到自己对“清州”的爱好。 譬如说, “云锦意为看文, 是清省好”(见《权锦文》卷102)。 平原:指陆基, 曾为平原内史。 10 急(qì 哭泣):反复。 朵:指过分的文采。 陆云在给陆机的信中, 多次提到陆机的这个问题。 见投注。 11“新鲜与联系”两句:陆云《与兄弟通书》曾说:“兄弟文章相距甚远, 不能再评论, 但他们还想要多一点, 但他们新鲜 和连接, 所以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疾病。耳朵。” 12 有鱼:兄弟之间的友谊。 《尚书·君臣》“唯孝为兄弟。” “yu”字原本是介词, 后来又将“yuyu”两个字合起来组成一个词。 13 织锦:杂色丝织物。 14修:长。 15 Play:这里有琢磨和欣赏的意思。 16 笨拙:不擅长。 17榛子(zhenhù真户):恶木。 《文赋》曾说:“榛不割, 青藏之荣。” “翠”是一只绿色的鸟。 18 永胤足歌:这也是《文赋》中的词:“故蹲(chénchuō大臣跺)于矮墙, 将永胤置于足曲。” 踸帔:单脚行走。 咏音:平庸的音乐, 指不起眼的句子。 足歌:要凑够音乐, 就意味着文章勉强完成。 19 鉴:照, 看清楚。 20芟(山山):割草, 这里的意思是删除不必要的句子。 21:指关节。 身体:指人的形态。 22资本:凭借。 荣威:指人的血。 《黄帝内经素问·热论》:“容卫过不去, 五藏人也过不去, 那他就死了。 “23兴趣:目的。24情话:指构成工作的两个基本方面。25周:综合。26运:操作, 这里指的是换词。乱:泛滥, 指太多的话。 1. 从左到右看对方 2. 字如江河, 溢于言表 3. 权衡得失, 考虑强度 4. 繁杂与污秽从容 5. 在 总之, 工作的各个部分要像门户一样相互配合。文字就像河流, 水太多就会泛滥。你必须考虑如何增加或减少它们, 并仔细审视它们。删除多余和杂乱的部分, 1.(yǒu):窗户。是作品各个部分的隐喻。2看(kàn看):互相看。相看:传达声音和呼吸的意思。
        3 溢出:太多。 4 粗细:指句子的细节和用了多少字。 5 C 嗨(池):减轻。 负担:指工作中不必要的部分。 《左传·庄公二十二年》:“原谅他不要闲着教, 要离罪, 放轻松。”

Copyright © 2007-2015 北京航空有限公司 beijinghangkong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staplegenius.com)